人民电竞:“教什么”是电竞教育的痛点

来源:微博@人民电竞

我们在所有的教育体系中,“谁来教”和“教什么”是两个特别重要的方面。

孙静博士是国内知名的游戏学者,目前在完美世界游戏研究中心从事游戏研究和游戏教育工作。

在人民体育、人民电竞举办的《电竞中国》沙龙中,电竞教材一度成为了到场嘉宾热烈讨论的话题。虽然产业发展态势良好,但市面上一直没有一套逻辑严谨的、科学的电竞读物,所以电竞教材的问题引起了电竞从业者们和学者们的共鸣。孙静表示:“我们在所有的教育体系中,“谁来教”和“教什么”是两个特别重要的方面。目前,“谁来教”不是问题,因为我们有很多产业的专家,有很多高校教师,这些教育家可以解决教学方法的问题。与之相比,反而“教什么”成为了更重要的问题,如果解决了这个关键问题,我们就可以让传统学科的学者和老师能够拿到科学严谨的教材使用,把它转化成自己的教学内容,然后传达给学生。”

教材匮乏是电竞教育的痛点

目前教材是电竞教育里最亟待解决的痛点。当一个产业刚刚兴起时,尤其是跟互联网相关的产业,总会很多资本涌入,从而出现泡沫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有的机构会因为短期利益,匆忙地推出一些不成熟的东西。这对于一个产业的健康发展是很不利的。

我们能够看到,产业的从业者、教育企业和一些院校都在做电竞教育,然而,现在市面上的电竞教材存在着不同程度的问题,还有很大可提升空间。这就是为什么一提起教材,此次电竞沙龙的很多参与者们都觉得共鸣性特别强。孙静表示:“我自己也看到过一些以中国电竞为主题的读物,往往是用快消品的方式生产出来,甚至拼凑出来,缺乏足够的学术性和严谨的规划。所以当时说到电竞教材,我内心也是非常有同感的。“

谈及学科与教材的关系,孙静表示:“一门学科是否存在,是否成熟,在很大程度上屈居于师资和教学内容。也就是说,这个学科要有人教,有东西教,让学生学到他们想学的知识。一套符合逻辑的教材能让大家更客观地认识电竞究竟是什么,如何理解电竞文化,我们怎么才能让电竞文化朝更好的方向发展。想要解决这些问题,要通过学术研究,然后把科研成果以教材这种形式输出给学生,最后才能推动文化产业有可持续性发展。教育也是要为产业提供服务的,我们最终的宗旨也是要让电竞生态有一个良性的驱动力。”

科学有效的电竞教育一定遵循“传统学科+电竞通识”的理念,这在当前的电竞教育中已经达成共识。孙静表示,对电竞专业的学生来说,他们毕业之后不一定有机会进入电竞产业,也不一定愿意成为电竞从业者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还要凭借一技之长还要找到一份工作,那传统学科的通识技能就会发挥作用。就像学传播学和新媒体,这些与媒体相关的知识不仅能应用到电竞工作中,同样也能应用到其他领域。幸运的是,在中国,我们已经有很成熟、很强大的高等教育系统。如果电竞教育能把电竞通识加入到传统教育的学科中,能够让电竞和其他学科融合,为学生提供成一种跨学科的资源,那么相应的教育体系会更加高效。

此外,孙静还指出,一个成熟的电竞产业生态,一定是多样化的,需要打破性别、阶层、年龄等壁垒,构建一个既包括重大赛事又涵盖日常生活实践的电竞文化生态;一个好的电竞教育体系,一定是也是多元化的的终身教育,是融合不同群体的力量共同搭建的教育平台。它不仅包括现有在校生对电竞的了解和学习,也包括拓展现有电竞从业者的知识及技能,还包括帮助退役选手进行未来的职业规划和提升。其中,能为电竞产业和电竞文化提供丰富教育资源的,一定是优质的电竞教材。

优质教材源于严谨的学术研究

中国读者和他们接触到的内容可以分为不同层级。最草根的层级往往不是为了通过阅读来获得深刻启示或学知识,也许单纯是为了娱乐或者消遣。第二层级可能包含一些具有知识焦虑的职场人,他们可能想通过一些付费知识产品,营造出一种“我在学习”的幻象,但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说,这些内容只是经过搬运的二手知识,它会以大众感兴趣的或是更容易接受的方式去完成内容传达。但就优质教育而言,能让高水平大学的师生能接受的教育资源,一定是一流学者的直接研究成果。

孙静提到,在国外有些地区,游戏教育和游戏产业已经形成了良性互动。教电竞的人,大多是这个领域中的权威学者。我们怎么判断一个学者是权威,不是根据流量和名气,而是通过他们的研究成果,也就是主要的学术论文和著作。这些成果不是凭空产生的,而是前期阅读大量文献,进行长期的田野访谈,基于深厚的理论素养,才有了这些严谨的成果,之后再把它们当做教学内容或者说是教材,放到课堂上分享给学生。

比如美国电竞学者T.L.Taylor教授,她的几本书,从《无尽的任务》(EverQuest)入手谈多人游戏,到后来讨论作为运动的电竞,再到去年出版的《看我玩》(Watch Me Play),讨论电竞和直播。从中,你会看到很清晰电竞文化发展脉络,也就是从多人游戏文化到体育,再到网络式的媒体事件。每本书背后,都是她长达几年的访谈,沉浸式、跟踪式的调查,再经过批判性反思,最后提炼出来,有方法论有案例。这类的作品才是所有电竞、游戏学者都认可的,所以她才能成为全球最权威的游戏/电竞学者之一。

T.L.Taylor教授和她的《Watch Me Play》

“在评判学术论文或学术著作时,其中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它的参考文献,阅读和引用了什么样的文献,在很大成度上决定了一本书、一篇篇论文的专业度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教材和科研成果是一个整体。推动中国游戏/电竞研究和开发相关教育资源,既是我们游戏研究中心的初心,也是我们的优势。”

完美世界本身就有很强的教育基因,科研又是当前完美世界教育的重要元素。作为一个严谨和严肃的学者,孙静博士希望通过游戏研究中心来搭建一个国际化的研究平台,通过国内外学者的学术成果为中国的学生提供靠谱的内容,不浪费他们为之付出的时间和金钱,能学有所得。

孙静认为:“现在电竞这么火热,年轻人这么喜欢,其受众群甚至涵盖了很多不怎么玩游戏的人。越是这样,我们却应该冷静下来,用更严谨的态度,脚踏实地去做教材,用学术研究为电竞文化发展赋能。”

我们希望建立“高水平”的电竞教育体系

在传统学科中,教材是教育体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,可以大大提高教学内容的有效性。此外,目前国内教育也不是照本宣科的读一本教材,而是通过教师的智慧,将多样化的教材整合起来,形成最有效的课程包,通过具有游戏思维的任务式教学、问题式教学。通过这种互动式的、沉浸式、参与式的师生交流,能够达到更好的学习效果。

完美世界教育一直致力于建立高水平的教育体系。所谓“高水平”,其实是评价一个课程体系好坏的标准,而他们认为教材是关键的元素。简言之,完美世界教育主要通过三个要点来实现“高水平”的教材开发。

首先,是与国内外相关领域的权威学者合作,用科研项目的方式推出高质量的教育内容。完美世界教育合作的学者,一定不是网红式的明星,而是要有扎实的论文产出跟学术成果。是用更科学的方式来完成教材开发。我们的科研项目,至少需要一年的研究周期。来保证研究内容的严谨性,是在学术研究的方式来对待这本教材,而不会是为了商业上的效益去压缩专家的时间,这是不科学的。第三,是教材内容质量的把控。孙静作为项目负责人,她在电竞、游戏这个领域中有足够的积淀和认识,并且能够去评判这个书中哪方面是好的,哪方面是需要和作者沟通进行完善的。

比如之前与汕头大学陈莱姬教授合作的《电竞概论》项目为例,陈莱姬教授毕业于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,博士论文以中国游戏产业为题,是较早关注这一话题的中国学者,兼具国际视野和本土经验,是游戏研究和文化产业研究方面的专家。正是出于以上原因,陈教授团队获得了完美世界创新教育科研项目资助,采用了学术项目式开发流程。她的团队在前期做了大量准备工作,包括多次在上海、北京等地进行产业访谈,搜集资料,讨论框架。目前,陈教授已经完成了全部书稿内容,已经进入出版流程。

陈莱姬教授

孙静表示:“也正是因为我们用科学研究的方式推出研究成果,再以教材的形式把我们的研究成果呈现给大众,所以我们有信心,能够为中国电竞文化助力,能以电竞为媒介,将中国的本土文化传播到全世界。”

“目前,我们在第一阶段能做的就是,先开发出一套优质的书籍和课程出来,提供一个可参考的范本。接着就是第二阶段,希望能够带动社会的各种组织,包括高校、科研机构和产业从业者,一起投入更多的时间和资源做出更具有多样性的电竞读物出来,能够给学生、家长、电竞从业者提供更丰富的教育资源。”

电竞教育和游戏教育的关系

孙静指出,电竞教育和游戏教育的共通点,就是两者都与产业实践强相关。但同时,我们不能说一个人游戏玩得多,他就适合游戏/电竞行业。此外,无论游戏产业,还是电竞产业,都是文化创意产业的一部分。根据2018年美国电子游戏高等教育联盟的调查,在受访的北美游戏产业的从业者中,有很大一部分都接受过本科及以上的高等教育。与之类似,电竞从业者的工作不应该只是单纯的的活动执行,或者是搭建一个赛事舞台,而是塑造一种生活方式,构建一种大众文化样态。因此,高水平的通识教育以及高质量的教材非常重要。

“目前我们可以发现很多从事基础执行工作的技术工人,未来我们如果想从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,就一定要让更多的人从通过更好的通识教育来提升人文素养,激发产业的创新力和文化的输出能力。”

一个文化产业中,技术教育和通识教育缺一不可。一方面,技术教育教会你如何使用工具;另一方面,人文教育能够解决的是,通过工具表达更深层的内容,它提升的是你的思想和精神世界,这个部分是高水平的教材需要解决且够解决的问题。工具技能固然重要,掌握软件、技术的门槛也不算太高。但是,我们用这些东西做什么事情,去表达什么内容,才有很高的壁垒,这也是孙静认为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。

至于差别,第一是两者涉及的游戏类型不同。适合作电竞产品的游戏,往往是竞技性较强的,偏成就型和玩家互动的游戏;而游戏对应的是不同的人群,游戏的类型更加广泛。第二,当我们谈到竞技会提到体育精神。游戏教育不一定会涉及到体育精神,但体育精神是电竞教育的核心之一。在国际比赛中,电子经济不仅包括体育精神,因为电竞选手代表一个地区、一个国家,所以还涉及爱国精神。第三,游戏教育更关注游戏生产,也就是如何制作一款好的游戏产品。在当前中国的教育框架下,我们已经有很多成功经验可以借鉴。因为游戏是一种互动式的、多模态符号系统,涉及文字、图片、影像、声音、甚至气味,我们可以借鉴文学、绘画、电影、音乐等已有的研究成果和产业经验。但电竞不同,电竞目前还是处在探索的阶段。虽然我们说它可以跟很多传统学科相容,但怎样融合,用什么样的方式达成一种平衡,这个是需要继续探讨的问题。

电竞素养是电竞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要素

当前的电竞文化,总是伴随着不少争议,如有一些玩家的过度游戏行为,家长对电竞的偏见和误解,现有电竞选手未来的职业规划等等。归根结底,这是源于大众的“游戏素养”和“电竞素养”普遍不高。对于电竞素养,孙静有自己独到的见解:“我对电竞素养的理解源于之前对游戏素养的讨论。简言之,素养来自于语言学,指的就是语言的听、说、读、写。我们说每一种媒介都有语言,新媒体有新媒体的语言,电影有电影的语言,游戏有游戏的语言。同样,电竞也有电竞自己的语言,包括阅读和写作两个层级的能力。阅读电竞文化。指的不是泛泛的了解,不只是看看直播,或是现场体验几场比赛,而是能理解电竞的文化逻辑,并且在具体的社会历史语境中解读到它。与之相比,用电竞这种媒介来写作,是更高阶的能力。作为一个电竞从业者,你需要具备输出的能力。要在理解电竞文化机制和商业模式的基础上,再去给大众输出,这是创造电竞文化的一种能力。这就是我说的电竞素养。

如果我们能够通过这些教育资源,帮助大众提高了认识、阅读电竞的能力,那就不会再有人说“电竞就是打游戏,游戏就是玩物丧志”这样的言论。与之相应,政策制定者,老师、家长都能更加客观地看待电竞文化和游戏文化,所有误解都能逐渐消除,未来整个社会对电竞的资源投入也会增大,这也能帮助电竞更好地发展。如此一来,我们也能够创造出更有创意的、更具有人文深度的电竞文化,这也能够带动我们整个大众文化品质的提升。再进一步说,就是让中国的电竞能够成为承载中国文化的一种媒介,走向世界。这也是我们的终极目标,希望未来有越来越多优秀的国内研究成果,让全世界都能听到我们的声音,更好地理解中国。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